长宁帝军 第二卷 四海扬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内谋

发布时间 2019-10-16

  赖成站起来想把窗子推开,想了想老院长最近的身体状况,然后又坐了下来,坐了片刻之后又站起来,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老院长笑了笑道:“天下闻名的天不怕地不怕,你还有什么话不好说不敢说?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赖成看向老院长:“陛下到底要看什么?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老院长耸了耸肩膀:“陛下想看什么,我看不到,因为我不够高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“可大宁之内,能差不多看到陛下要看什么的人,也只能是先生你了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老院长比划了一下:“陛下那么高,我站在陛下肩膀上往远处看,也看不到陛下眼睛能看到的地方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赖成叹了口气:“最近风气很不好,非常不好......那些旧的勋贵家族原本老老实实的,可现在越来越活跃,陛下昨日又下旨,把沈冷的一等侯降为二等候,有些人已经开始风言风语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老院长还是在微笑,笑的有些薄凉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赖成有些着急:“沈冷离京的时候我要去,先生不许我去,你也不去,我们都知道沈冷会到迎新楼里告别,整个楼子里除了韩大人就是叶大人,结果当天韩大人叶大人两位就被调出长安,一个去了草原一个去了北疆,尤其是安北都护府的事,陛下和内阁都没有透露过只言片语,各部衙都没有任何消息要筹备安北都护府,就这么仓促的去了能筹备什么?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老院长摇了摇头,没说话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那天,在迎新楼外边,他和赖成坐在马车里看着沈冷独自一人离开迎新楼,顺着那条大街渐行渐远,沈冷的背影模糊的很快,他走的像是有几分潇洒不计功名利禄,可是老院长和赖成都看得出来那背影有多萧条,那孩子从小最怕的,不就是被人遗弃吗?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现在,好像全世界都要遗弃他了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“满朝文武都看着你我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赖成有些恼火:“你不去,我不去,那些想去的人便都不去了,我不信这是先生你自己的想法,陛下到底为什么?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老院长摇头:“没有人遗弃他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赖成眼睛微微睁圆:“那我们在做什么?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赖成楞了一下,忽然间就忍不住了,转身大步走了,气鼓鼓的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赖成走了,老院长长长的吐出一口气......他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陛下啊,什么时候是个心肠冷硬的人,只是他必须这么做,陛下得看看,看仔细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可是老院长也疑惑,为什么陛下忽然之间要看看?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这本不是着急的事,因为二皇子还年幼,陛下还不老,这没到该交替的时候呢,陛下着急是为什么?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他坚信陛下不是一个薄凉之人,所以他做了他认为正确的事,陛下既然要看看,那他就帮陛下看看,他的不理解和赖成的不理解不一样,赖成不理解为什么陛下要这样做,老院长的不理解是为什么陛下要着急这样做?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所以老院长心里蒙上了一层yīn影,可他又不能随便和谁说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沈冷离开长安城已经半个月了,这半个月来,陛下一共下了四道和沈冷有关的旨意,第一道旨意不必说,把沈冷降为一等侯下令立刻离京,第二道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旨意是调走了韩唤枝第三道旨意是调走了叶流云,而满朝文武都知道当天唯有这两位大人物给沈冷送行,前脚送行后脚他们俩也被调离长安,陛下的心肠一下子就变得冷硬起来,很多人都不得不去猜测,沈冷到底做了多大的错事?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第四道旨意是在昨天,陛下因为廷尉府的调查而再次下旨处罚沈冷,一等侯降为二等候,罚俸三年,天机票号正在筹建的所有房产全都移交到了户部,天机票号也被罚没了好大一笔银子,这信号就变得越来越强烈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半个月了,二皇子每天都来,陛下避而不见,二皇子就在门外跪着,皇帝下朝回来他就已经在门口跪着,一直跪到天黑,天黑之后起身就走去珍妃宫里吃饭,但绝口不提沈冷的事也不提他去肆茅斋跪着,天亮之后他就再来,那股子倔强的劲儿和皇帝一模一样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当年皇帝率军在北疆征战,他部下有些人的军功被勋贵后代冒领,皇帝和老皇帝在东暖阁里吵了起来,吵的很凶,第二天皇帝就被罢免兵权封地云霄城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流云会没了,但迎新楼还在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绝大部分流云会的兄弟都被调派去了北疆,和叶流云一块走的,黑眼被调回宫里继续做他的大内侍卫副统领,每日除了当值之外就是坐在他自己的住所门口台阶上发呆,谁叫也不理,像是丢了魂魄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流云会少年堂也已经不复存在,虞白发也跟着叶流云去了北疆,整个长安城,一瞬间就变得有些动荡起来,好在暗道上没有了流云会还有红酥手,没有人敢太放肆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然而让人担心的是,一些这些年来颇有怨言的旧勋贵开始冒头,他们这些年在军中没有什么实权,做些见不得光的生意又被流云会打压,没了流云会之后他们开始逐渐活跃起来,原本流云会控制的一些商行被人买了去,码头那边的生意也开始变得混乱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这种事本不该发生,可就是发生了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又是天快黑,跪在肆茅斋外边的二皇子看了看天sè,起身,转身往外走,有些踉跄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皇帝看了看窗外的儿子,心里很疼,但忍了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他要看的第一件事,看的准了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所有人都不敢为沈冷说话,唯独二皇子来了,每天都来,除了第一天直接找到皇帝说之外,他就每日都跪在外边,皇帝当然明白自己儿子的心思,第一天的时候二皇子有史以来第一次和皇帝吵架,那张脸憋的通红,皇帝让他离开,他从那天开始就在门外长跪不起,也不再说话,用这种方式在告诉皇帝......我不服气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皇帝迈步走进宫门,他没有让代放舟提前派人来知会一声,所以进门的时候正在吃饭的珍妃和二皇子都怔了一下,珍妃起身相迎,二皇子放下碗筷,走到外边对皇帝行礼,然后对珍妃行礼,转身走了。香港41235独家料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珍妃看着皇帝,皇帝微微苦笑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“朕来是想告诉你,朕已经定了三个月后到太山,你准备一下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珍妃这次没有说什么,而是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所以皇帝心里一震,隐隐约约的有些害怕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皇帝欲言又止,珍妃看着皇帝,像是在等他说什么,可皇帝最终只是摇了摇头,转身离开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珍妃看着皇帝的背影,手微微发颤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夜风微凉,皇帝出门的时候咳嗽了几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回到肆茅斋的皇帝进门坐下,晚饭还没吃,肚子里有些饿可却没有什么胃口,代放舟见皇帝模样有些不好看,连忙派人去传御医进来,不多时御医就到了,皇帝继续坐在窗口发呆,御医跪在那给皇帝诊脉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代放舟守在门口,这盛夏啊,夜里好不容易凉快些,可是他却觉得冷了,莫名其妙的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御医出门的时候交代说,陛下应该是心里有些积郁,让代放舟看着些,别让人再惹陛下生气,然后就回去抓药,代放舟想着谁会惹陛下生气,怕是只有陛下自己了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最里边的那个院子开着门,不过门外站着三四个年轻健壮的男人,院子里边灯火很亮,人应该不少,可说话的声音却很轻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坐在主位上的那个人身份尊贵,其先祖曾是大宁开国公之一,不过后来家族实力逐渐萧条,到了现在整个家族之中入仕的不过四五人,而且没有人做到三品,他叫徐少衍,祖上徐绩,论军功是仅次于唐匹敌的重要人物,立国之后先是被封为鲁国公,后来又改封为唐国公,徐绩被赐姓李,不过殊荣仅此一代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徐少衍今年才三十六岁,正是想做事也能做事的年纪,奈何当今陛下和先帝李承远不一样,李承远在位的时候有意重用旧勋贵家族,用以对抗沐昭桐,徐家也是在那几年重新崭露头角,然而没几年先帝李承远驾崩,当今陛下入主未央宫,当今陛下更喜欢用寒门出身的年轻人而非他们这些旧勋贵,所以刚刚抬头之势又被陛下压了回去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“沈冷这个人,牵一发动全身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徐少衍喝了口茶:“我前阵子派人打听了一下,大概打听出来一些事,陛下的意思是,最近这几年那些寒门出身的人太得势,得势之后又不懂得隐忍,所以难免会有些跋扈,你们想想也理解,一群泥腿子出身的家伙,忽然之间有了权势地位当然会放肆,就好像一群穷惯了的人突然有了些钱,难免买这买那的臭显摆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一群人笑了起来,都面带不屑。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“但是咱们不能太着急,也不能不着急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徐少衍笑着说道:“如果沈冷真的倒下去了,那就不是他一人的事,沈冷倒下去,沈冷那个派系的人就都得跟着遭殃,韩唤枝和叶流云已经被陛下调离长安,这信号其实很明显,可是我们不能贸然.....前些年太子殿下许诺要重新重用我们,奈何陛下不待见太子,他许了再多也没用,现在不一样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徐少衍道:“沈冷一倒,会有一大批人跟着倒,到时候军中就会空出来许多位置,朝廷里也会空出来许多位置,要我说,连赖成的位子都没有那么稳固了......还有就是东疆孟长安,沈冷只要倒了,此人必倒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另外一人说道:“可我们捉摸不透圣意啊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对面的人点了点头:“陛下的心思,实在不好猜,万一我们这会儿做了些什么惹怒了陛下,适得其反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徐少衍往前压了压身子,声音很低的说道:“可我还打听出来一件事......陛下,身子好像不大好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徐少衍嘴角微微一扬:“陛下这是着急给二皇子殿下铺路呢,这个时候,我们得试探一下。”

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他往后靠了靠:“如果陛下突然不在了,军中,朝中,我们能拿回来多少就得拿回来多少。”